| 黄志坚

 

不少观众看完了《安家》这部剧后,感觉槽点多多,甚至还有点烂尾的感觉。

确实,《安家》的大团圆结局显得生硬突兀,不过在整体上丰富多彩、环环相扣的剧情推进中,我觉得还有一点是特别值得称道的,就是围绕在安家天下上海静宜门店那些眼前的苟且,却从未阻挡徐文昌的诗和远方。

 

01.翟云霄追求的是职位的高度,徐文昌追求的是生活的高度

翟云霄,头顶着安家天下副总的头衔,又加持了老板安总未来乘龙快婿的光环,是不折不扣的企业高管,可以在北京总部对着静宜门店隔空喊话,发号司令。

徐文昌,作为安家天下上海静宜门店的店长,一个基层的管理者,只是翟云霄的下级,必须绝对服从总部领导的管理。

有意思的是,翟云霄虽然职位高,但他似乎还停留在生存层面。徐文昌职位虽低,却已步入了更高一级的生活层面。

翟云霄和徐文昌是老同学,两人可谓知根知底,翟云霄打小抄、搞假文凭的往事对徐文昌也不算什么秘密,加上两人性格迥异,终归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徐文昌未必不知道身处职场的险恶之境,但即便是面对翟云霄这样咄咄逼人的领导,他作为一个佛系青年,依然在静宜门店推行富有人情味的管理方式。

在这里,他和员工在每天的晨会快乐地歌唱,不穿统一却呆板的工装,彼此不抢业务好似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甚至还能容忍没有业绩的“吉祥物”朱闪闪长期在岗。不夸张地说,徐文昌把本该为业绩绷紧一根弦的静宜门店变得很文艺,就像《红楼梦》里的大观园一般,令观众神往。

在职场上,像翟徐两人的关系,是难以调和的。也许徐文昌可以守着自己在静宜门店的一亩三分地,对翟云霄井水不犯河水,但是视徐文昌为威胁的翟云霄在北京总部估计常常会睡不着觉。特别是老板安总表达了要把徐文昌调到北京总部来工作的意思之后,他更是必予除之而后快。

所以,翟云霄一方面要站在道义的高点不断找寻机会抹黑徐文昌,另一方面他要给出征静宜门店的房似锦壮行,加快对徐文昌的精准打击。

 

02. 房似锦追求的是个人的高度,徐文昌追求的是团队的高度

房似锦作为总部空降静宜门店的另一位店长,本来是要取徐文昌而代之的。

一开始,房似锦确实有些攻势凌厉。但是几板斧与徐文昌交锋过后,房似锦却显示出“独狼”的秉性。她个人作为一名置业顾问的确很优秀,工作也很拼,但是却不能服众,管理上也不见得能带领好整个团队。

房似锦完成的业绩,甚至与团队成员谢亭丰、王子健有争议,她的到来,并没有给团队整体的业绩带来显著的增量,更多的只是在团队内部的个人之间发生了挪移。

徐文昌本来应该是一个不逊色于翟云霄的高管,但是他的大隐于市让安家天下的老板安总少了一个选择。

徐文昌在静宜门店,对别人相当于是降维打击,房似锦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对待房似锦这样的竞争者,徐文昌甚至大气到收她为徒,教她卖老洋房,根本就不担心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房似锦面临的,要么是被当成另类,要么是被大家同化。徐文昌和他管理下的静宜门店就做到了同化房似锦。

徐文昌以他独有的人格魅力,成了门店的精神领袖,至于店长换成了房似锦,甚至是鱼化龙,其实都不再重要。

翟云霄最多只能把他眼里的竞争对手徐文昌逼到墙角,羞辱他,却无法最终打败徐文昌和他的团队,而只能目送他们成就城家公寓的新事业。这恰恰说明,人生一时的输赢不等同于长久的竞争力,成功人士暂时在职业的低谷期也依然不改成功人士的本色。

 

03. 万惠文追求的是表面的高度,徐文昌追求的是内在的高度

万惠文取代“看守店长”鱼化龙,成为静宜门店新来的女店长,本来与徐文昌并无交集,但她对门店的管理与徐文昌形成了具有喜剧效果的鲜明对比。

她上任伊始,每天上班前带领员工在店门口跳舞,喊口号:

“我们的宗旨是,效益效益效益。

我们的任务是,业绩业绩业绩。

我们的目标是,上海第一,全国第一,永争第一。

一二三四,再来一遍。”

领舞的万惠文卖力地扭腰摆跨,给员工强行灌输近乎传销的管理模式,令人唏嘘不已,恍如隔世。观众在倍感滑稽之余,不禁要问,原来那个静宜门店去哪儿了?那个像居委会一样有情怀的中介门店就这样在魔都的晨风中消失了吗?像万惠文们天天把业绩挂在嘴边,业绩就真的能上去吗?

与内化于心,外化于形的徐文昌不同,万惠文们追求的不过是表面的高度,而徐文昌追求的是一个人内在的高度。

徐文昌当然等不到万惠文来教他跳舞的那一天,翟云霄的压迫已让他强大了内心,变得更坚强,也找到了努力的方向,甚至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看完了《安家》的那一刻,其实每个人都应该学会选择放下,原谅那些职场上曾遇到的翟云霄房似锦万惠文们,是他们改变了我们,我们也影响着他们。

世界很大,退一步,海阔天空。

2020年03月29日

城市之间人才争夺战背后的正确途径

上一篇

下一篇

别人追求远非《安家》徐文昌的高度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